首页 >> 最新文章

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三农问题李一星

2019-10-09 14:47:00

用发展的眼光看待“三农”问题

前段时间笔者曾写了一个帖子《浮躁的声音与真实的喝彩——关于三农问题的研讨》,主要是针对三农问题的研讨方向与心态问题。最近,又看了吴学秋先生的《中国有多穷?为什么穷?》,我也进行了回帖。感觉说的不透彻。

实事求是地说,《中国农民调查报告》的轰动效应是始料未及的,甚至得到了中央的首肯。也给了更多的人点评“三农”问题的勇气,使得压抑很多人很久的对“三农”不公正发展环境的批评在短时间迸发。过去可是想批评的多,敢说出来的少呀!不管怎么说,2004年的春天,应该是我国农业发展史上一个值得纪念的春天。

李昌平是敢吃螃蟹的人,向总理说出了“农民真苦、农村真穷、农业真危险”的大实话,陈桂棣、春桃夫妇则是敢点炸药包的人,我们呢?算是跟贴着吗?还是评论员?

我想,不能满足于此。

也许,看多了批评“三农”问题的帖子,很急噪地想寻求解决“三农”问题的办法与方案,更想看到关于解决“三农”问题各个环节的对策建议,才有了上次的帖子中关于终止浮躁的声音的呼吁。希望能从“三农”发展的角度看“三农”,客观评价,寻求破解。

关于农民很苦、农村很穷。在国内,相对于城市,农村发展缓慢,农民穷;在国际上,与一些发展中国家比,我们的农民也是穷。甚至与一些欠发达国家比,我们的农民脸色还比较黄。大部分地区农民苦,苦在没有社会保障和服务,表现在病了没人管,农产品卖不出去没人收等;大部分地区农村穷,穷在没有集体积累和政府投入,表现在路不平没人拿钱修,有些地方孩子上学没凳子坐等。但我还是要说,与过去比,我们的农民富多了,在山东的胶东半岛、在江浙一带,有些农民已经很富了,甚至超过了城市居民的生活水平。尽管这是局部的,但从发展的角度看,可以看到农民富裕的希望。

穷本是相对与富来说的,穷则要思变,农民的致富手段和能力在不断增加,中央也终于腾出手来开始抓三农问题,所以有了一号文件。要夯实农民富起来的基础,建立农民富起来的保障体系,拆除阻碍农民富起来的城乡隔阂,总结推广农民富起来的经验。当然,一个一号文件还不够,关键是政策要落实好、投入力度要不断加大、经验要有人总结推广。

关于农业真危险,我感觉观点有失偏颇。我专门收藏了李昌平先生在北师大的演讲稿进行学习,他讲了很多关于“三农”的不正常或是不符合农业经济发展规律的现象,很有煽动性,似乎也很有说服力,但我没找到农业真危险的理由。

现在有一个基本判断,就是农业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,主要是针对农产品供求关系的变化来说的。过去20多年来,由于国家把农业从过去绝对的供给型生产向经济领域开放,解放了农业生产力,农民生产积极性大幅度提高,有限度的市场开放,使得农业初步具备了产业和经济的概念。在这个过程中,积极性的释放和生产潜力的挖掘达到了一定程度后,农民收入进入缓慢增长阶段。现在,国家放开了全部农产品市场,就意味着农业生产由产品生产转向商品生产,实际上,全部放开市场,就意味着国家是把农民的经济发展权还给了农民,农业开始真正具备了“农业产业”和“农业经济”的概念和内涵。只是农业真的开始面向市场了,我们的政策和体制还没为农民走向市场准备好,千家万户的超微小经济单元面对波涛汹涌的市场大潮还显然不适应,面临着有很多新旧矛盾和问题,这是仅从农业的角度来说的。

但总起来看,不管粮价现在与二十年前对比结果如何,也不管城乡收入差距拉大到几倍,目前的大多数农民仍然还沉浸在“自由经济”的喜悦中,农民收入的多化化构成保证了农民的收入还在缓慢增加。尽管农民对收入增长缓慢的不满情绪也在增加,民主法制意识也在逐步增强,由于农民负担过重、社会服务跟不上等原因,基层干群关系紧张,但随着统筹城乡经济发展的各项政策逐步落实,农业市场经济的体制逐步得到完善,农业走向正常的市场经济轨道是可期待的。我想,“农业真危险”的判断是不符合实际的。李昌平先生呼吁关注三农的声音和行动情真意切,但对一帮不明真相的北师大学生做这样的演讲,即使能增加学生的使命感,但仍有误导、丑化农村的嫌疑。

之所以把题目定为“用发展的眼光看待‘三农’问题”,主要是希望对“三农”问题不要过于悲观,新一届政府已经给“三农”问题带来了一个发展的春天,一项项增收、减负、补贴的措施接踵而至,都让农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实实在在的实惠和温暖。我们这些“跟贴者”,就没有理由只是批评和指责,要在对三农问题有个客观判断的同时,用发展的眼光、从发展的角度去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。

珠海工装批发

吴川厂服定制

东莞工作服定做

雷州工作服定做

友情链接